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原创】父亲的丰收  

2011-10-27 08:47: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丰收

于国站

 

今年是个好年头。就连辽西那个十年九旱、“习惯性”歉收的地方也不例外,到处是一派大丰收的景象。父亲在那片贫瘠的热土上忙活了一辈子,极少幸遇这样的好年景,看着渐渐收回家院的作物,心里舒坦,脸上舒展,很知足,就像是老天爷给他这一年的农忙作业判了个100分,每天兴奋不已。

单论收成,大家都得了100分,综合起来看,有的人家还得了分。在我们那地方,农村人做小生意的传统,由来甚久,即使文革那时严禁“投机倒把”,人们也依然以此谋生。乡人们除了农活上心,农闲时节,便开动脑筋,兼做各种城里人生活必需的小买卖。改革后这些年,农家天地焕然一新,日子好过了,就连农村人像是腌咸菜、磨豆腐等等这类非常活计也不再家家操作,所以更给小买卖腾出了空间,村里的各种生意人应需而生,一忙罢田里的活计,就操持生意。有的人家干脆雇人做田间的农事,自己一家人则专心赚“外快”,今年就得了个两头满。然而,在我的心里,只能给他们打120分,却一定要给我的父亲打个足足的200分。

200分,是我的父亲用命换来的。

父亲今年七十有六,别的老人到了这个年岁,都在家中养老,喝喝小酒,玩玩牌,房前屋后地溜达,和人聊聊天,颐养天年。我的父亲却仍然天天起早贪晚爬半夜地喂牛、下田、赶集。父亲大概不太熟稔热爱、执着这些词汇,然而,他是用一生的血汗在谱写一个农民对于土地的深深的眷恋!那份痴爱,丝毫不打折扣!七十六岁的年纪,还劳作依然,田间地头、家里家外地忙,终生不得清闲,在别人的眼里,这或许是一种实在的苦命,父亲却没有怨言。父亲原本是个嘴碎的人,晚辈们谁的农活不地道,他都吵吵嚷嚷指手画脚,对于自己儿女,则更是严格甚至苛刻,一见干活有糊弄之嫌,动辄破口大骂,唯独对于自己的辛苦,绝无抱怨。在农活上,父亲的要强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我一直不解,在那片常常辜负农民血汗的土地上,何以偏偏出现了父亲这样本色、这样不舍、这样勤劳、这样顽固的农民!

我太熟悉那片土地了,到了秋季,小广播中天天传来外地丰收的喜讯,抬眼看看自己周围,成片成片的黄土上,多是长得如同枯草一样的苞米、高粱,好歹结个穗也至多不过拳头般大小,可怜至极!离家多少年,每每想起那片炽热灼人的土地,心中都难免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今年十分的好,我为父亲舒了一口气,他那辛勤的汗水到底得到了充分的回报。是的,老天爷,你不能总也对不起这样诚恳、这样忠实的人。

“十一”回乡探亲,当行程渐近辽西,旅途中的人便开始夸道、炫耀今年的景象。“那苞米穗子,这么粗,这么长!”我不以为然,辽西人没见过几场大丰收,一准是乐迷登了。进家一看,果然不假,眼前的丰收,与我深深地刻在记忆中的印象大不一样,仿佛有些夸张,哈哈哈!那苞米穗子,当真是“那么粗,那么长!”父亲的粮垛,皇皇然,顶上以前多年的总和。

父亲老了,言语明显少了许多。搁以前,农田里的事,特别是秋后有了丁点好收成,总是他不厌的话题,时时忍不住到处去絮叨。今年父亲身上倦色很重,老态毕现。面对丰收,无论多么的开怀,笑容也是有限。这一刻,我才知道,笑也是需要花费力气的——石碾和磨盘一样的岁月,已近乎榨干了父亲的体力。那满面的沧桑,迟缓的步态, 使他显得那样的陌生,那样的让人心酸。我喜欢那个气性很足的父亲,我宁愿他还能用粗重的语气天天大吼我们几句。

父亲的身体确实有毛病了,坚强了一辈子的人,在疾病面前到底有了些无奈!在一次春耕中,牲口发毛,突然狂奔起来,把父亲生生拽出去好远,最后家人在一条深沟中找到了父亲。自那起,父亲的腿一到下午,就肿胀起来,无法下地,直到次日。日复一日,近乎半年。秋天到了,偏偏还是个罕见的丰年,收秋的活计分外沉重。庄稼人从来没有过“窃喜”,每一粒米都是一分辛苦的结晶。我那行动不便的老父,赶着驴车,慢慢地,一点点把秋粮从山上运回家中。以前,父亲秋收总是最早完成的,身体有了毛病,落后了本来也不奇怪,但是,我的父亲,一辈子拼命地劳动,不甘人后,今年的秋收仍然是全村的前几名。人老了,我的父亲最怕的是再没有劳动的能力,再没有几个属于自己的秋天!

丰收了。这是一个像我父亲这样的农民,最大的快乐,最大的幸福。我们这些出自农家的人,虽然远离了田原数十载,但魂里梦里依然有一根情感的神经,紧紧地拴在那山山水水之间,紧紧地拴在那终日劳碌的亲人身上。他们的忧忧喜喜,让我们挂怀。今年这个争气的秋天,给父亲长足了脸,让我们一样跟着欢欣和陶醉,由衷地感谢天地的养育之恩。

父亲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在他初年的记忆中,土地不仅是最可靠的财产,更是活命的根本,翻身后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的这种观念。在他的生命中,浪费一点土地都是莫大的罪过。只要可能,父亲会把每一小块土地都会挖个坑儿,撒上种子。新农村的光景十分宜人,庄稼人的生活越发向好。土地是自己的,日子由着自己过。在来之不易的新生活中,我的父亲恪尽着一个农民的本分,拼尽浑身的苦力——他是多么想把这年画般的新人间、黄金般的好日子过出彩来!

我父无憾!

临行时,父亲母亲把家里的黄澄澄的小米、红彤彤的大枣端出来,近乎央求地让我们多带些多带些,给孙女尝尝。孩子终归是孩子,她怎么会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果实,又怎能从这份丰收的果实中咀嚼出那非常的滋味来。不经过人生的打磨和洗礼,谁又能读得懂、悟得透岁月深处那无声的咏叹!

千里之途,一路乘车而返。窗外,沿途到处是金风漫卷的田野,从辽宁到吉林,大丰收的庄稼仿佛正把吸吮了一年的阳光,努力地释放出来,满地的金灿灿,色彩分外明亮。想来,在这些庄稼的背后,该有我们多少不易、伟大的父亲!


【原创】父亲的丰收 - 天佑中华 - 天高云淡
 
【原创】父亲的丰收 - 天佑中华 - 天高云淡
 
【原创】父亲的丰收 - 天佑中华 - 天高云淡
 
【原创】父亲的丰收 - 天佑中华 - 天高云淡

见于四平日报老百姓2011年11月2日5版花潮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