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金花山 故园情  

2007-10-11 20:0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花山  故园情
午夜梦回,朦胧中挥不去脑海中你的形象,心深处弥漫着你阵阵林涛。那可是你莫名的忧伤?如潮涌来,拍打我心,溅起几欲难耐的思念……
呵,金花山,你是否葱郁依旧,丰腴依旧?记得10年前,乡亲们为了填饱 肚子,每天春天,便起早贪黑地奔向你,采野菜,撸榆钱儿,回来后兑上一些玉米面蒸成香喷喷的干粮,补充粮食的短缺,秋天,又匆匆碌碌争先恐后地奔向你,肩 扛臂挎,摘回一袋袋山果,采回一筐筐蘑菇,回到家,摊开在屋顶在院里,红通通、金黄黄的一片,晒干了,拿去换些油盐酱醋,再给上学的孩子换支铅笔,换个小楷本什么的。每到这时,孩子们格外高兴。看着容易满足的儿女,父母的脸上绽开了一向少有的笑容。
最难忘,每逢学校放假,父母头天晚上便早早地为我们兄妹两个准备好筐子,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就被父母从香甜的睡眠中摇醒,和伙伴们一起进山。依稀的星光下,一路磕磕绊绊地沿着细细的山路走,大家的鞋底里灌满了露水,林中高高低低的呱叽呱叽的脚步声响成一片,偶尔,传来有人滑倒的声音和女人的尖笑声。
天放亮的时候,终于赶到10多里外的金花山,进了林间深深草丛,除了几声必要的招呼,说笑声少了。
在山里,我走得快,妹妹总跟不上我,所以每次我都不愿和她一起去,更叫我气恼的是,妹妹捡的蘑菇总比我多,到家里每每叫我挨母亲一顿数落。妹妹便一脸的不凡,“讨厌!”我心里说,久了,父母就把我的大筐换给了妹妹,我用妹妹的小筐。“回来时,你们换着拿!”母亲翻我一眼,嘱咐。
我挎个小筐,便让妹妹离我远点,“在后边跟着,看得见就行!”我和男孩子走在前边,回来的时候,我虽不帮妹妹拿筐,却有时绕到背后去,替她“减轻”分量放进我的筐里,同伴发现了,叽叽咯咯地笑。事情传到母亲那里,我还挨 了顿揍。
我没有妹妹拾的蘑菇多,可因为我学习好,家里卖了蘑菇,给我和妹妹换回铅笔橡皮什么的,给我的总比妹妹的多。我异常兴奋地看着妹妹,看着她那一脸的委屈……
离开故乡的第四年,回乡探亲,看到守候在车站的人中没有妹妹,便问母亲。“出嫁了,”母亲答,“怕耽误你工作,没跟你说。”听母亲说,村里人搞什么富业的都有,家家都富了,可妹妹家挺困难。“还天天去捋输钱儿、捡蘑菇!”弟弟抢着说,语气有些不屑,“别的啥也不会!”“她在哪儿?”“山根下,”弟弟抬手一指,我顺着他手指遥望金花山下那几缕笼罩在昏沉暮色里的炊烟,一般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这次探亲,时间仓促,我没有看到妹妹。
以后,家里很少来信,偶尔接到弟弟一封信,他也很少想到提起他那唯一的姐姐。我无法知道,这几年妹妹家是否还过着“靠山吃山”的日子。
很想逆着进城的人流回去看看你,高耸立在故乡的金花山,当乡亲们采来野菜和榆钱喂鸡喂猪的时候,我还有勇气再品味那昨日的苦涩与芳香么?也许只有在妹妹家,还能看到记忆中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