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夜战  

2007-10-11 20: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战
  还是“生产队”时期的事儿,虽说有十几年二十来年光景了,但依然记忆犹新,比照今日,想想那时的生活,禁不住叫人感慨丛生。
  没有电视、音响、卡拉OK,甚至在那时候,许多人家连电视还没用上,你信么?每一入夜,条件好的人家,一家老小聚在灯下,守着广播或半导体听评书,一部《岳飞传》一部《杨家将》就让刘兰芳的大名妇孺皆知在乡亲们的心中大红大紫了。次一点的人家,偶尔也凑到邻家听书拉话,但守着如豆的煤油灯,男人们喝水抽烟唠嗑儿,女人顺手做些零碎活计的时候居多,再差一些的,则灯也舍不得点,煤油不过一角钱一斤,但这也是两个鸡蛋、一斤玉米两个算草本一包中等香烟的价钱呢。这一家人除了撂下饭碗就没影儿的孩子,其余的闲话些家常,困了,各自回屋睡去。窗外,冬时风吼,夏时虫鸣,一片寂然。
  如此过于平静的日子里,生产队就很有凝聚力。队长的每声吆喝也就底气十足,他无须怀疑自己的号召力。事实上,生当队里有什么大的活动,消息灵通一些的人,在队长敞开喉咙之前,便已提早赶到集合的现场了,聚会场面最有声势人也到得最多的,就是“夜战”了,而又尤以秋收和打场的夜战更叫人难以忘怀。
  天一擦黑,人们刚吃罢晚饭,这时候村头传来了队长的吆喝声,人们陆陆续续从沟沟坡坡中聚拢来,却看到有的人在牵牲口套车,有的已挟着扁担别着刀往月影朦胧的山路上去了。片刻之后,男男女女的,便挑的挑扛的扛。说说笑笑一路逶迤地奔场院来了。卸下担子,趁月光摆码一下,再往山上去第二趟第三趟,途中松松膀子就算歇了。月儿西坠,午夜近了,队长再一声吆喝时,场上已码起了几个粮垛,看得人心里味道喜煞煞的。一夜工两个工分,工分到年底可核成口粮。社员们全年的生计都在这场上呢,所以在劳动的人群中,就少不了夹杂一些其实力气有限的孩子,孩子们好个热闹,要来;挣半个工分也是好的,大人们就不阻拦。
  夜战打场的情景更合孩子们的秉性。场上有架起的电灯,有轰鸣的机器,有更多的异性伙伴,而在这种场合,孩子们劳动也更容易获得大人的嘉许,面对异性和夸赞,孩子们干劲大增,加之身手灵巧,所以干起活来,绝不亚于大人。机声隆隆,米粒纷扬,灯光昏黄,人影憧憧,置身其间,劳动如同游戏,苦和累也都成了乐趣。
  做完活儿,一般来说,队里是要供应夜餐的,通常,为队里做夜饭的,必定是“举村”公认的巧妇,故而为队里做饭就成了女人的荣誉。以后乡亲们家中办喜事,自然会首先想到请她来掌灶,队里选择起灶的人家也有许多不须明言的说道,要干净宽敞人缘好要离场院近,要么就干脆在队干部家,下锅米菜至多不少,除去落个好名,还有些不容挑剔的实惠。
  无疑,这顿饭也是吸引孩子们的重要原因之一,虽也是一样的粮谷,但队里供应的叫孩子们吃得就格外香甜。作为一个劳动者,当队长宣布开饭的时候,当把碗伸到炊事员面前,当和大人一样挤在人家炕上或坐在院里狼吞虎咽咂咂有声,当把多盛的一碗饭端回家的时候,孩了们的内心竟是那样的兴奋和自豪。
  劳动人民饭量大,劳动人民吃饭香。大人们的心中又何尝不是分外的满足呢。
  那一场场夜战,那一段并不遥远的风月,那一页贫困把人们[扌票]在一起揉成一团的历史,云烟般地去了。那月色那灯光,却多少年都要在记忆中煌煌闪耀……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