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我的老师  

2007-10-11 20:3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师
我对所有教过自己的老师一向都很崇敬,而且相当虔诚。
在我的老师中,最令我钦佩的是我读初中3年级时的班主任张老师。我非常愿意上他的语文课,听他旁征博引地讲许多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听他春风化雨讲诸多处世为人的道理,时而讲得台下一片悄寂,时而引起学生哄堂大笑。他朗读鲁迅先生的《祝福》能让人潸然泪下,他读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勒》能把故事中的人物形象“描绘”得活灵活现……听着听着,学生们就有些痴迷了。
张老师的课讲得好,为人也耿直,看不惯的事情,他是一定会挺身而出的。有些同学的家离学校远,需在校住宿,每月向学校交若干粮食和几元伙食费,吃食堂,有一次,张老师去学生宿舍,见学生吃的粥稀汤淡油水少,立马来了脾气,噔噔噔,气冲冲闯入食堂把两个大师傅没鼻子没脸地臭骂了一通:“学生们交的钱、粮都哪去了?占穷学生的便宜不怕亏了良心不怕损阴德坏了自家风水!”
我想有许多同学都不会忘记张老师那次生气的样子,我也清楚有些同学是从那时开始对张老油然而生敬意的。
我离开故乡到异地工作后,最想念的,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而是张老师。想起他的严慈、他的风趣、想起他为人的品格,想起因为交不起学费他赶到我家用自行车把辍学的我驮回学校的情景,想起入伍时他送我到车站时一路上深切的叮咛……我用张老师临别送我的那支钢笔在工作之余坚持练习写作,也一封连一封地给敬爱的张老师写信……
爹娘养育了我18个春秋,张老师只教过我一个学年,然而我写给张老师的信却不知比写给爹娘的信多多少倍。
那一年我回去探亲,爹娘突然相视一笑,对刚到家不一会儿的我说:还不快带点东西去看张老师!
是啊,我的确迫不及待了。我心里一动,忽然觉得爹娘挺通情达理的。我急匆匆地去了。
后来老同学在来信中告诉我张老师当上了中学校长,一年以后又调到县里教育局工作了。我很是替张老师高兴了一阵子。
孰料前不久我再次探亲,当我提出去拜望张老师时,爹娘却都未言语。我扫兴地往包里装了几瓶罐头和一条烟,才要出门,爹发话了:“要去就多带点儿!要不然见不见你还两说着。”我以为爹心疼我带的东西多,便说:“爸,你咋这么说话,这能值几个钱?”爹冷笑:“如今咱家还真不缺这几个钱,怕就怕人家看不上眼!”
我到底还是又多带了些东西去了张老师家。
张教师如今在城里住的房子很宽敞,院里花草飘香,室内布置得也相当典雅,典雅中却又透出气派。真是今非昔比了,我好一番赞叹。
张老师见到我非常高兴,并没有嫌我带来的礼轻。只可惜他家中已有几位客人坐着,我们师生未能像上次那样尽兴地谈谈。
临别,张老送我到大门口,忽然像想起什么似地拍了一下脑袋,回头喊:“茹兰,痛快点儿啊!”应声疾步从室内奔出一位年轻的女子,到近前把手里拎两个包便往我手中递。见我困惑,张老师忙略带命令口吻地说:“这点东西带回去孝敬你父母,很久也没工夫去看看他们了。——哎,跟师母撕撕巴巴像什么样子!”
师母?这位不是保姆啊?
我很窘迫地离开了张老师的家。
回到家,爹娘见我带回的东西比带去的还多,又把我好一顿抢白:“怎么样?没说错吧?你以为你张老师还是从前?”
“行了,咱的东西喂狗了,他的东西咱也吃不起,”片刻后爹说,“拿这些东西送你刘三大爷家去,他那小孙子因为交不起学费学校给停学了,你三大爷仗着自各儿教过那黑心的又是他新娶的小老婆的远房亲戚,就打发病歪歪的儿子,去县里找他,就因为没送礼,去了好几趟连个影儿都没见着……就卖了这些东西替孩子交学费吧!”
我一时无言以对。
“哎,从前,你张老是个多好的人哪!自打当了校长今天收这费明天收那费,到底买通路子进城当官了!——让人背后戳着脊梁骨骂呀!”
生活啊,你这位什么都能包容,又什么都教会人们的老师,又一次嘲笑了我的天真。
然而我还得说,唯有生活,才是人永远的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