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天涯人语  

2007-10-11 20:3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涯人语
公元1076年中秋,一位年届不惑的四川汉子,在山东诸城与朋友临风把盏,赏月唱和。诗人才气更兼千古乡愁,化成了东坡居士的这首即兴之作: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最末一句,历来被人称道的,是它饱含真挚之情倾诉了对故乡亲人(弟弟)的美好祝愿,也从侧面反映出诗人旷广高远的胸怀。岂不知,那种被乡思纠葛而又故土难归的无奈,在诗句中流露得也竟那样的逼真,“但愿”之谓,这本是一声令人心颤的绵长太息呵。
也是一位飘零异地,饱尝颠沛之苦识尽世事炎凉的离人吟哦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更有谪仙李白诗家,任他一向天性豪放豁达,诗意恣遂浪漫,然而今天的人们的依然可以聆听到他那“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惆怅之叹。校园里书声朗朗,清冷的童音中,一代代地流淌着这首仅20字的小诗。奈何,囡娃幼小,如何解得个中滋味。
客居异乡的游子,多年之后,也许他负心,忘却了昔日的恋人;也许他不肖,淡漠了古稀的父母;中学、大学时同学的音容,在他的记忆中已变得陌生,甚至连眼下邻居的姓名他都可能不甚了了。他太忙,急促而沉重的步履蹀躞在岁月的深处,生活中有许多东西浸蚀着包围着他,令他日渐地疏远了另外的一些东西。但他不能也没办法阻止滚滚的乡情随时随地漫过感情的堤坝。为一首歌,为一首歌中的某一句;为一幅画,为一幅画中的某个人某一束阳光某朵缄默的云;为一杯偶然的酒,为一句悦耳的乡音,他沉默了,两行潸然的清泪夺眶而下。在喧嚣的市区里,放慢了步伐,缓缓地走,旁若无物无人;在堆积着文件、合同的办公桌前,端端地坐着,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忽然想起自己应该写封信打个电话,说声思念道句保重,也许更该回去看一看,夕阳中的黄土岗,晚炊中的村舍,暮色苍茫里的牧归娃……久违了,故乡。
孩提时代,我们曾好奇地围拢着远方归来的老人,承受他屈下身来的抚摸,回答他:“我是老兰家的”、“他叫石桂”、“她是老黄家的”,追随在他的身后,欢闹着问他从哪儿来到谁家,直跟到人家院里还不肯散去。曾经偏僻的村落里,难得有点意外的故事打破平静的日子,乡亲们闻风而动,带着几声苍老的咳嗽和几句朴实的话,聚拢来,看望回归的人。大家互相推让一番,最的按辈份找个自认为恰当的位置,守着一壶茶一盘水果或瓜籽加上一只旱烟匣子,一声唉一声叹地话旧说新。乡音满室,人面仿佛,那个常常搅得老人寝食难安的梦,总算圆了。那种夙愿了却别无所求的幸福感渐渐地布满了老人的面庞。
我们还小,老人的情绪无论如何都不能令我们感动,当他将脸贴在村口那棵老松树上泪流满面的时候,当他抚摸在我们头上的大手簌簌抖动的时候,当他匍匐在山坡前那座常令伙伴们心里发毛的土堆前,嚎啕当歌的时候,只晓得在姥姥家住几宿就想家的我们,还无法理解“思念”二字对背井离乡的人意味着什么,天天守候在家园,我们即感觉不到它的变化,更想象不到它是如何难以割舍地可爱。
“谁不热爱家园,那是他没有离开它没有失去它。”多少年过去了。已经记不清这是哪个天涯游子的话了,但今天同样扮演着老人当年的角色,对于生活中这句也许再普通不过的台词,我们无言了。也以同样的心境做着那个同样的梦,咀味那份同样的凄苦和酸辛,同亲会把那句话告诉后人,叫他们不要围着泪光闪烁的我们,吃吃地笑。迟早有一天,他们也将背负这份沉重走入坎坷与蹉跎。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