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睡觉  

2007-10-11 20:3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觉
人是很注重生命质量的一种动物,常为如何更有效地利用时间改进生活这样的问题煞费心神,因而, 人生三分之一的时光要消耗在睡眠这个环节上,是很有些人想不通的,起码也是不大看重罢。若仅以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而论,非但不大看重,简直有些唾弃的意思了,惜时既被视为成就大业的要义,则宰予昼寝的贪睡被一派圣贤思想的孔老夫子斥为朽木粪墙,也就不足为怪了。后来更有了悬梁刺骨、卧薪偿胆这样克服睡眠的个例,影响甚是广泛,直教后人不敢与枕头结交太深厚,乃至当孔孟之道渗透到骨子里,人们在床上稍过厮磨,不待为尊者警策,自家内心已有愧怍难容了。
不理会孔老二那套可恶理论,很热衷于“一夜黑甜”之乐,绝对不介意用三分之二时日打发睡魔的,自然也不乏其人。甚至一睡百年的陈搏老祖,还被奉为美谈,而诸葛武侯出山前的隆中高卧,也并未影响后人对他的景仰。可见,孔圣人的理论终究还是片面的,并不能令所有人诚服。至于我们这茬儿长在红旗下的(当然也睡在红旗下)的“晚生”们,一想到周扒皮半夜学鸡叫剥夺长工睡眠的事儿,简直对闻鸡起舞这个勉励了多少代人的成语也有些疑虑了。
对那些傻吃啮睡的人,我向来是没好感的,然而,实实在在地讲,我却是个很贪睡的人,通常的八小时的睡眠时间在我是远远不足的。人说"人是铁饭是钢",而我集数十年人生实践的体会则是:睡是黄金。一个无愧良宵的好觉,是任你有多少钱、多少只羊都换不来的,这世界上再少有比美美地睡个安乐觉更令我神往的了。所以每逢朋友相约赴宴,纵然明知那酒宴的规格远远超乎我家的生活水准,足以大饱口福的,只要我犯困,我还是无论如何都要推脱的,回家去足足睡上一阵儿,让脑袋享享闲适安泰之福。
一个好觉对我来说是如此难能可贵,是和我的生活不规律有关联的。因为靠摆弄文字糊口,所以染上了许多文人的坏习惯,其中最苦不堪言的就是夜间抽丝乙乙辗转反侧打腹稿这一条,稍觉文思闪动可成篇眼,又唯恐忘记,一夜之间说不定要床上床下折腾几个回合,紧张得很,终于觉得肠内清净再无可搜刮了,待要睡时,却是双目炯炯了无困意满脑子莫名其妙的兴奋。
盼望睡个好觉,尤其和生活条件的艰苦窘迫相关。以我的经验而言,居家过日子,可以没有好炊具可以没有好地板,但一定要有一张好床,一定要有一间能隔开噪音的屋室,床要宽大,居舍要干爽清新,倒下去可以“一展身手”,可心神通泰,宜俯宜仰,宜纵宜横,虽裸肩袒腚姿势不雅而不忧人齿冷,便如早年乡下入夜时分,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冷时睡阔大火炕,热时则扯块门板铺在院中,摊平四肢,尽意而眠,或窗外厉风嘶吼室内温暧可人,或头上星光璀粲四围蛙鼓虫声,天地人共一体,个中妙处真不胜言陈。只可惜从业这么多年,一直未混上一套属于自己可以任凭改造布置的住房,租人家的房子住总有种种局限,也怪我的个头大了点,一般尺寸的土炕总使我“委屈难伸”,不是悬头便是蜷腿,再不就是一夜间枕头落地好几次,每每晨起,总觉意犹未尽,惺忪还浓,个中沮丧同样不足为外人道也。
真的很羡慕甚至很妒嫉那些无论以什么姿势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随时鼾声大作如响雷急鼓的人,乃至对盘卧在炕上睡如棉团的猫儿也艳羡不已,能常常获得一份好睡眠,真是大福分。
人说是劳动者胃口好睡觉香,胃口好是确定无疑了,但这睡觉香恐怕未必,他必须再呆傻一些才能常成好觉,要么就必须劳有所得不失去心理平衡,起码能得到一个足以容身的干净空间。
至于那些住在锦屋雕室少劳多得不劳而获的人们,是否每个夜晚都心安神静睡得安稳香甜,我是拿不准,也懒得猜想了。因为就连圣人也只是议论了嗜睡者,而对各种睡不好觉的人却未能给个明确说法,看来这问题不简单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