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千千结中结  

2007-10-11 20:2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千结中结
  一段快乐和惆怅,思念与失意的故事挥手成往。那一年,在迷惘中,他惯性地沉沦,一个月,两个月,寝食难安,不知自己今后是谁,不知今后心悬何方。没有泪水,没有倾诉,二十三岁的他,有生第一次因为苦闷而成为男人,孤独落寞,从情感的沼泽里挣扎着拯救自己。足足一年多,是他生命中不堪回首的日子,每一天每一夜几乎都印上了难理难剪难共人语的心事。
   终于,某个晴明的日子,他试着对自己说:那是一篇很抒情的散文,因为一个字开始,也因为一个字结束了。从前再沉重,业已承受;此后再坎坷,总得活着。
  一声喟叹,多少云烟。山重水复,人海茫茫,红尘千里路,何巧更邂逅,今生今世,斯缘尽了。
  忙着。
  忙着。
  庸庸碌碌地忙着,为虚名,为浮利,为饮食,为安乐,东奔西走着,在一个城市稠密的人流中找寻生存的空隙,拥挤中,丢了一些浪漫,一些纯粹,一些情感,一些真实,一些个性,一些莫明而也金贵的羞赧。身上土,心上尘,一次又一次听凭冥冥中的某个裁判为自己打出渐次的低分。
  但是,生活,这个无数悲剧喜剧、正剧闹剧的拙劣或高明的编剧,在一篇散文之后,却执意要用小说的形式来续写他接下来的故事。
        真的很像小说。
  若干年以后,因为一封信,那若干年以前的情节重在他的脑海中清晰。而他很难说清,接到那封信,未待看封皮,未待拆启,为什么居然有一种异常的预感……
  她说,你忘了她吗?
  她说,我是她的妹妹。
  她说,你从家乡走时,我还小。
  她说,你肯定不记得我。
  她说,我为你们庆幸,后来终于失望。
  她说,大哥呀,我如今只能这样叫你。
        她说,你现在幸福吧?
        她说,你一定不知我什么样儿,我也不知你的样子。
        她说,你给你家来信,我在商店看到的,记住了地址。
        她说,哥啊,我在读高中,学习很吃力也很努力。
        她说,哥,见信如面。
        她说,……
  她挺殷勤地来着信,热切地真率地诉说着心语,讲述着她生活、学习中浓浓淡淡的苦乐,也打探着外面虚虚实实的世界,尽心思所至地关心着这位从她孩提时代匆匆而过的大哥。间或,她还打来几个电话,以一口十足的女性的乡音送来远方的问候。
        她还不知道,她大哥的心里,因些而生出了怎样的滋味。
  他当年给予倾倾的伤害,远胜于快乐。历时六七年的书信往来中,倾倾也在同一所高中就读。他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倾倾考上大学以后,他自觉矮人一头,在倾倾的泪水中执拗地诀别,并深信自己理由的充分。……而今她的妹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倾倾给他的最后一封信说,祝你幸福。
  他历经蹭蹬,总算彻然明了,并为此慨然作叹:一辈子,人哪!
  她说,哥,我父母不该拆散你们。
  他说,只要她现在如意就好。
  他又说,我很欣慰,我们终于没有反目成仇。可是,我们的事……
  她说,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有些人的想象力特别丰富。
  她很善解人意。
  他很惭然于自己一向的不够磊落。默默地,他在内心里为自己辩解着。这毕竟是生活。在生活中,面对真实和出具真实所需要的,都不仅仅是勇气。何况它已经确实有点像小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