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过山歌  

2007-10-11 19:5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山歌
辽宁省喀左县与凌源市接壤地段,有两座遥遥望的山;金花山和广陵山。两山的四围错落无致地分布着一些村落,其中叫大梁下和五里堡的两个村子与本文有关。
大梁下坐落在金花山脚下,是我呱呱坠地并生长到18岁的地方,五里堡距大梁下15里,位于广陵山西角,是我在18年的岁月的流程中,偶或去那里的姥家小住的地方,那条15华里的沙土路,爬坡过坎地连通着两个村庄。极似一条线上系两个疙瘩。“0—0”这样一个图形便是我人生初期认识世界的基本示意。所以,至今未忘,那15里之途,一度在少不更事的我心里那种意味着遥远漫长的感觉,同时也便不难想象,金华和广陵两座山,在我童稚的记忆里,该有何等崇高和神秘,该是被怎样地敬畏着呵!
它们也确实是当地方圆数百里内最具规模最富盛名的山,这也是我打小就从老人那里知道并引以为骄傲和快活的事。
但是我的心中也自小就有一桩大遗憾,在大梁下这个村子里,虽然也不乏刘来富那样肯于埋头劳作的“实干派”,也有李木匠那样技精艺巧的手艺人和黄先生那样识文断字的“文化人”,而且人们是舍得下功夫为生计操劳的,但这个村中的民众依旧无一例外地贫穷,也得说到老天不作美,极少有雨顺风调的光景,所以那黄土地就如缺了男人的寡妇一样不肯长庄稼,养活人的能力尽于丧失。人们自然奈何不得青天黄土,除了叹息、厌倦和绝望,再无他图。大家彼此彼此,多劳少劳统是一个结果,混日子的心态日浓,连人们遇尔逢迎的脸面都是泛泛的苦苦的表情,日久,穷极无聊中,又生出惯于无事生非的二蛮,拨弄口舌的四愣、偷鸡摸狗的王三手,这些地赖子在乡里横行肆虐却又无人过问,有向善向上之心的又窝窝囊囊了无生气。除了能听到人骂街,人们仿佛都得了失语症一般。
人群中失去主体精神,内耗尤其损伤民众的元气,是故,更加剧了大梁下的贫困。尽管金花山年复一年地几乎为人们提供了生活的全部必需,野菜、野果、野药,让人们仓皇地从春奔忙到秋,并且隆冬时节,身高腰壮的汉子还能到山里伐柴去集上卖,但这一切依然仅够穷乡亲维持糊口 ,那满村中年复一年地到处是颓废的景象。贫穷像一座比金华山还高的山横亘在乡亲们的面前。
我姥家所在的五里堡村,则无论生活水平还是人们的精神面貌都大不相同,而且最吸引我的是那里的村民有唱歌的习俗,春播夏锄时男女对唱,一唱一和一领群应,场面极具气氛 ,活干得快,身子骨不乏,大家关系处得火热,都挺胸昂头地精神儿地做人。尤其严冬时爷儿们进山砍柴唱的那歌谣,气势宏大,有时会像滚雷一样从山深处传来,响彻空谷,听得山下十里八村的少年娃心里血涌,都遥想那山中行程,也听得那从广陵山脚下经地往县城里赶集的大梁下人连声浩叹。我约记得其中一首:
过山郎喽嘿哟——

挑一副担哪 ,
上了坡,
(吼)是爷们哪,
踏得山脊也哆嗦,
哟它也哆嗦,
山这边是家耶,
那边有果,
不怕远,
(吼)是爷们哪
担回幸福好生活,
哟咱好生活,
过山郎喽嘿哟——
嗬,
我所以对大山心怀景仰与梦想,好像就是从听五里堡的爷儿们唱《过山歌》开始的。那两座巍峨的山,既给人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印象,又唤起过我太多的渴盼和神往……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从前的事了,一俟我在外面有了闯荡的经历,多年后再回故里时,很轻易便跨上了其中的一座——它竟然不是我魂牵梦绕中的那样高大了!顷刻间,久久渴望跨越它们的念头,散如烟尘,荡然无存。
岭是什么?岭是小塄道儿,山是什么?山是小屹。只要自己不拒绝攀登,人生本没有跨不过的屏障。
在山端,我俯望我那早已跨过穷困的家园,蓦然感到一种失落。
但我终于很惊喜,在我日益完满和自觉的意识里,它们已经并永远在我脚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