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高云淡

学海无涯生有涯,耽心埋首少余暇.澄怀几忘浮尘事,无意争芳乞人夸.

 
 
 

日志

 
 

[原创]父母的“土法炼钢”  

2007-07-17 11:0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在我心中,自小就有一种后来被说成"自尊"的东西。这东西使我刚懂事便开始不苟言笑老成持重起来,而且开始用一种“独到”而“深刻”的目光“审视”世界--虽然其范畴仅以一个小山村为限。现今回想起来,我那小大人儿的举止所引起的村民们的侧目而视和啧啧之叹,究竟是属于对“人杰”的赏识还是对“异类”的讥讽?依我判断,大概是前者,这非但是我自信品质优良的缘故,而更在于早年乡间民风淳朴,以至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乡下人,不能够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一句假话。
我在这种近乎一致到绝对的尊宠中挺胸昂头地活着,挺好。应该说那种原本归属于我的“荣耀”,却更多地被我的父母“截获”,从而也支撑起他们的自尊,在一种状若洪荒的清苦岁月中,这就无疑令他们因为有理由对未来抱有妄想而保持一种良好心境,乐在其中。但于我而言,我父母的做法实在不算厚道,对“荣誉”表现出“变本加厉”的欲望,形而上形而下总把我当成他们追求完美的实验品, 因而每当身为一个孩子的我, 难免要暴露天性、顽皮淘气,特别是在外面惹了点儿小麻烦时,他们往往既不问青红皂白,也不考虑节省体力,更值得一提的是,日子那么清贫,他们也绝少珍惜随手绰起的东西,通常[扌肃]得我四脚朝天呜嗷乱叫(惭愧,我不够坚强),最后常常抱头鼠窜钻在某个柴禾堆中数日不敢回家。当然罗,那饭菜是经常放在锅里的,饿了,我还是要抽空回去垫巴几口的。
你是能够看出今天的我是以一种怎样陶醉的心情和类于发嗲的口吻来回想当年的,对于“苦难”的留恋,除了表现出我十足的“贱皮子”的本性(并且我也对这种本性进行了思辩性的反省),也更加真实确凿地证明:当年父母像疯狂的架子鼓手一样在儿子身上“狠下其手”,并未铸成两代人情感上的崩裂。这除了与我幼时是个“胖墩”所承受的武力制裁在脂肪中得以缓冲未达到刻骨铭心之效未引发刻骨仇恨有关,尤其重要的,是我父母在狂轰乱炸式的训诫之前之后,更有着比之于他们的大动干戈毫不逊色的对我的十几年如一日的深情养护,从而在总体上显得他们的“暴力”是那样“万绿丛中一点红”地恰到好处,让人到老都要心服口服无可争议。最终我这两位健在的先人在我情感中的地位愈加巩固,这其实还多少要得益于他们当年的“霸道”。
尽管如此,有一点我还是耿耿于怀:在相若的玩伴中,我是个受家教“重创”最多的“小家伙”。在同一时空同一秩序中参与同一项游戏,一旦结局不十分令人满意,则不管在这场活动中扮演的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是得了便宜还是吃了亏,别的家长要么对自家孩子假意吓唬一番要么亲自“参战”帮孩子“捞本”要么牵着孩子吱哇吵闹地去兴师问罪。我的父母也同样不顾我的“战绩”得失,以他们的经验粗略一判断,有理,揍得轻点;没理——没理那还用说么!他们贯彻的准则纯粹是孔老二“克已复礼”那一套:总在自已身上找不是。因为有这种“后盾”的关系,所以在玩伴们的任何一场殴斗中,只要理智清醒,我就得主动地处于被动状态,而且依然是常常不符合我父母的规矩,真是大伤我那颗本来对“自尊”就十分敏感的小心灵。
游戏令我感受到兴味索然, 在父母的巴掌和棍棒下, 我变得越发内向孤僻, 阴错阳差中迷上了书籍, 也早早地接触到了繁体字 。只要肯读书就好, 哪怕是"大毒草"(因为那上面有字), 这是我父母"死不改悔"的观念。所以只要见我手捧书本, 一定是不管活儿怎么忙,他们也绝不叫我打下手, 只要可能, 一定要在有限的"财政"中抠出几枚钢蹦儿赞助我的读书大业。在读书上,我也一直未辜负他们的厚望,每次考试的成绩都够父亲就酒喝几天的,并时常以一种“我儿前程未可限量”的目光讨好地打量我,“自尊”重在我心昂起。此后,遵循着那种物极必反的规律,我终因嗜书到发痴的地步,为获得一本书往往不择手段不计后果,昧同学的书终究不过瘾,于是时时以各种奇思妙想骗父母 的钱去买书,骗术不灵,忍无可忍便偷父母东掖西藏 的那点油盐钱;藏钱无术,父母终于也忍无可忍,为读书,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把一顿“胖揍”留在我15岁那年的屁股上。
我当即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我很怀念那顿巴掌。
如今我的父母是打不动我了,甚至在我归乡的日子里,他们面对自己的儿子,竟有些莫明的慌乱,不知是不是因为意识到从前对我要求得过于苛刻的缘故。在他们眼中,不管我有多大出息,好歹也算疙瘩“钢”了,——成人了么!
每当回忆起父母早年的训诫和后来那几近愧悔的神色,心中便有些酸楚:没有不是的父母 ,因为造就儿女比炼就任何一块好钢都要复杂艰辛得多。当我今天乃至日后执著地运行于人生轨道上,我想父母当年那些巴掌,起的是助推作用。
二十多年的时光如水,看看今天的生活,虽说各方面条件比过去强了许多,可是在偏远的农村,甚至在无比光鲜的都城,却依然也还有着如我父我母当年那样的人们,出于种种的原因,用着那种老土的方法和手段“打造”着后人。他们一样在“恨铁不成钢”的时候把爱的挚深和炽烈发挥成了凶猛的咒骂和暴力,用这种近乎原始的方式, 宣泄着他们更为原始于天性的大爱!当我们很多有过此番经历的人,于蓦然回首之间,除了轻轻地责备一声父母的方法不当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否认那爱的真切、那爱的深刻!
天下父母,而今我是,家有小女,亦曾在淘气惹祸的时候,遭到恼羞成怒的我之拳脚。日后每思及此,必生悔疚无限,只是被一种特别的虚荣包裹着,一直没有对孩子说起过这份心思而已。
想那我父我母之心亦必如是也。父母苍苍老矣,异乡久别,思念之际,想起往事,不禁潸然泪下。多年铭念,乃成此文以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